夜店传说6:黑人球员无夜店不NBA 能满足梦想

摘 要

罗斯认为这就是NBA球员的一种放松方式,司空见惯,不足为奇,即便在季后赛的时间,通过泡吧来释放压力无可厚非,“我不觉得那有什么错,晚上去放松一下,然后回来睡几个小时

 

罗斯认为这就是NBA球员的一种放松方式,司空见惯,不足为奇,即便在季后赛的时间,通过泡吧来释放压力无可厚非,“我不觉得那有什么错,晚上去放松一下,然后回来睡几个小时,起床去参加投篮训练。中午吃个饭,从12点半到两点半睡个午觉,起床后做个按摩,然后去球馆为比赛做准备。我觉得这不会影响到比赛。”

通常来说,NBA球员有两种生活方式。一种是“居家型”,像非比赛日当天,晚上六七点和家人吃个饭,然后给孩子读故事,九点半左右开始看体育比赛,或者看电影,十一二点左右睡觉。另一种就是“夜店派”,晚上先吃个饭,然后八点之后会补一觉,攒足精神后起床,然后杀奔夜店疯狂。

这就是“夜店范”,黑人之间心照不宣的“种族密码”。体育和饶舌乐是黑人为世界带来的两大贡献,而成为Baller(球员)和Rapper(饶舌歌手)是很多黑人孩子从小的梦想。想一想黑人为什么会和夜店打成一片:饶舌乐是在哪里唱的呢?当红的歌手最初不少都是驻场夜店,从那里唱出来的。典型如去年热火夺冠,球队集体去迈阿密南海滩的“故事俱乐部“狂欢,”Baller “勒布朗和”Rapper”德雷克(Drake)两大巨星汇聚于此,堪称黑人梦想照进现实的终极版本。NBA最好的球员詹姆斯,同样是夜店达人,是脱衣舞俱乐部的常客,2008年奥运会前在澳门被曝出他和韦德、安东尼一起招妓的丑闻,在美国本土也被多次撞见频频出入顶级脱衣舞俱乐部。

无夜店,不是NBA球员,或者准确一点得说,是黑人球员。夜店,能够满足很多黑人生理和心理的需求,甚至梦想。

还是以“夜店王子”哈登为例。前面文章提过,哈登所去夜店均是顶级之列,而且娱乐都在单独的包间里进行。这样的房间被叫做“VIP房间”或者“香槟房”(Champagne room),收费很高,环境奢华,里面有椅子和沙发,想喝酒、聊天、跳舞均无不可。

在外面,舞女们(Strippers)会有钢管舞表演(Pole work),大跳“空气舞“(Air Dance,贴近客人面前跳舞,但舞女身体和客人之间要有空气,也就是说不能触摸)。而在房间里面,洞天自然非外面能比。有”沙发舞“(Couch dance),就是说客人坐在沙发上,舞女在面前跳。还有更高级的一种,是”床舞“(Bed Dance),客人躺在小床上,舞女在客人身体上面跳。类似这样的“香槟房”没有了,还会有“空中包厢”(Sky Box),也是私密的套房,里面有沙发、床、椅子等家具,装修豪华。同时,如果要看表演台的脱衣舞表演,在这里也可以俯瞰到。和“香槟房”一样,这里收费昂贵。

在这里,无论身体感官还是心理优越感,都会得到极大满足。黑人群体相对喜欢炫富,热衷穿金戴银,像火箭的霍华德平时戴一根非常粗的金项链,在球队四处炫耀,哈登也有金项链,手腕上还有一块明晃晃的金表。上期专栏提过“钞票雨”(“Make it rain”),说得就是在脱衣舞俱乐部拿成捆的钱往舞女身上抛洒,后来在社会上逐渐流行开来,具备了“炫富挥霍”的延伸含义。

完全可以想象,当大胡子哈登“Make it rain”、肆意纵情的时候,内心有多么骄傲和欢欣。这个来自南加州、家境一般的单亲黑人孩子,或许真切感受到了什么是”美国梦“,何为金钱才是王道,只要有钱,白人或者其他族裔的人群都会为你精心服务,让你拥有一种征服和驾驭感(夜店系列完)。